全部
  • (568)

纪乡意识流:真实的乡下没有年画的喜感

年画的艺境总是如此喜感可人,这是为什么日常人们宁愿欣欣然年画之美,也不愿触摸现实肌理暴露出一己心灵秘境之酸的缘故。一年一年,春节假期,出村进城的你置身乡村的现场,即算是不想主动去了解也总在了解最基层的生存状态,因为他/她们就是你的一些近亲或远亲近邻们,下一代或再下一代再再下一代。仅以一己成长的阅历,你会发现,村庄里的隐隐萧条其实一直都存在。过去是出个门,还得由大队部开个介绍信,人们在各个方面共同贫...

  • 151
  • 0
  • 2
  • 0
2018.02.24 09:53

好的社会需要陈道明的这种别扭感

什么样的人儿都有才组成了社会,世本没有什么好的社会摆在那里,仅仅供人参观欣赏,所以认了这五光十色吧。再说,人人都涵养成陈道明的社会,就该是中国大陆出落成一个相对好的公民社会了。在家里我连先生别吐烟圈儿的行为都干预不了,还能指望其他?唯一可改变的是自己,以及有限度的个人行动,及时制止他在客厅下意识的打火抽烟行为。都三十年了,他的习惯如此顽固,顽固到不知不觉,有时还非得有外力强力干预才行,不是他不儒雅...

  • 139
  • 0
  • 0
  • 0
2018.02.24 09:30

乡愁诗人终于等不及了

对岸的乡愁诗人等不及了,将一辈子的相思花絮,撒向了天际。这边诗人的故乡,一贯的慢慢悠悠,懒得理会诗人多情。有时,不知从哪儿的哪儿,飘来一团一团、飞来飞去的乌云,遮住天空,还会迫使苍老的故都,使劲探出颤颤巍巍的身子,拂一下单薄的衣袖。这样子的故乡,不管不顾诗人的感受,毕竟有煞风景。有人猜,乡愁诗人,终于等不及了!

  • 136
  • 0
  • 0
  • 0
2017.12.14 15:02

万莲子曰同学情

万莲子曰同学情依本习惯早睡早起,今早见到w美女同学和H爷同学在同学群里深更半夜的斗嘴,突然想到:这同学情还真是非比其他。兄弟姊妹情那是有血缘的,马虎不得。好友之谊那是以长期的人事交往通过一点一滴的验证换来的,也马虎不得。夫妻情更是有婚恋过程有法律契约一纸保障,加之生儿育女日常磕绊一天天磨合调试得来的,同样马虎不得……惟有这同学情,除了那学校课堂食堂图书馆的几载春秋,后或许杳无音讯,或与你的工作和生活全...

  • 173
  • 0
  • 2
  • 0
2017.02.28 10:50

仿宋湘江描今景

[仿宋湘江描今景]陶弼笔下的长沙城《碧湘门》:城中烟树绿波漫,几万楼台树影间。天阔鸟行疑没草,地卑江势欲沉山。人过鹿死寻僧去,船自新康载酒还。闻说耕桑渐苏息,领头今岁不征蛮。如今的星城,楼台林立,直指苍穹,区区树影显而易见难得罩住它们了。天空依旧寥廓,只是少了些许鸟儿成行;打鱼人仍在不大不小的风波里,二三出没。丘陵地带的江山欲比肩,气势依然。和平无征战的年代,人们春种秋收,载歌载舞,把酒言欢,火树银...

  • 238
  • 0
  • 0
  • 0
2017.02.10 08:47

或多或少会有点文章作者的这种担心:有人坏到极致

本的微博温和,亦被封停,所以说什么都没用,转转常识文章也和善。人,为什么会坏到这个地步?原创 2017-01-22 押沙龙 押沙龙yashl一这几天我看了一本书,叫《奥斯维辛:一部历史》。看名字就知道,这是讲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其实讲集中营之类的书很容易写的很枯燥,因为单调嘛。就是讲杀人嘛,一个人的死可能勾人心弦,但杀几百万人就是个机械的重复,很容易读着读着就让人厌倦。人的大脑是从原始人进化而来的,咱们老祖先见到的都...

  • 279
  • 0
  • 8
  • 0
2017.01.23 07:03

有人猴年猴急存一问:拿什么巡视各纪委们

有人猴年猴急存一问:拿什么巡视各纪委们?此问答案非同寻常,本无能之辈回复无能,只做一个当下自媒体语境标题党,抛竿出来“丢人现眼”喊高人。

  • 384
  • 0
  • 7
  • 0
2017.01.22 07:15

天地和皇帝孰轻孰重?

皇帝和天地,孰轻孰重?——读聂茂的《天地行人王夫之传》有感(万莲子曰)皇帝和天地,在读书人心目中,排序孰先孰后?重要性孰大孰小?又或者等量并重?抑或是?这些问题几乎穷尽了中式读书人一代又一代的人生,他们发愿皓首穷经,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而可悲的是,无论如何历朝历代读书人又似乎总难找到这些问题的标准答案,不然不会出现汉语中的“皇天厚土”一词,且广为流传: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等等说...

  • 245
  • 0
  • 4
  • 0
2016.12.21 07:11

从佛学“另眼相看”新中国前后三十年互不否定

从佛学“另眼相看”新中国前后三十年互不否定广东省文史学会、广东省肇庆学院、肇庆市佛教协会拟于12月底主办一个关于“六祖慧能与当代社会”的学术会议,遵朋友旨我得写点什么,因为平时喜欢翻翻手头的一本《六祖坛经注译》,仿佛若有所悟,依本觉得,人类世界发展今天,什么主义已不重要,什么宗教也不重要,什么D执政同样不重要,人之为人,特别是个体觉悟的人,该探索自然界、人类社会真理还是得去探求,该反思形形色色的迷误还是...

  • 412
  • 0
  • 1
  • 0
2016.11.28 09:21

21世纪是不是该反省一下湖湘政治文化的不足之处了呢?!

21世纪是不是该反省一下湖湘政治文化的不足之处了呢?!(万莲子曰) ——关于龙长吟《治守之道——湖南当代政坛文学典论》的评论关于文学与政治关系的话题,也许我是湖湘土生土长的缘故吧,竟下意识地喜欢去关注,一直笃信竹内好关于政治与文学关系的精彩论述:迎合政治的或白眼看政治的都不是文学,文学在政治中找见自己的影子,又把这种影子破却在政治里。为此曾写过涉官小说侧论和若干博客小文章。也巧的是,我开始拜读龙长吟先生...

  • 373
  • 0
  • 4
  • 0
2016.11.15 1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