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佛学“另眼相看”新中国前后三十年互不否定
2016-11-28 09:21:46
  • 0
  • 0
  • 1
  • 0

从佛学“另眼相看”新中国前后三十年互不否定

广东省文史学会、广东省肇庆学院、肇庆市佛教协会拟于12月底主办一个关于“六祖慧能与当代社会”的学术会议,遵朋友旨我得写点什么,因为平时喜欢翻翻手头的一本《六祖坛经注译》,仿佛若有所悟,依本觉得,人类世界发展今天,什么主义已不重要,什么宗教也不重要,什么D执政同样不重要,人之为人,特别是个体觉悟的人,该探索自然界、人类社会真理还是得去探求,该反思形形色色的迷误还是得去反思迷误,重要的是需知晓“众生是佛(一种譬喻)”之理,明白每一地球村民需保有罗尔斯所述的正义“重叠共识”,一种“和而不同”中的“人类大同”。​​信而得救!

刍议《六祖坛经》与当代中国公民形象建构(万莲子曰)

  我不懂佛学,仅仅是因为平素比较关注中国大陆公民社会建设问题,所以特著此小文,拟就《六祖坛经》与当代中国社会公民形象建构这个议题谈点个人的微体会。

一、从佛学视角认知当代中国为何前后三十年互不否定

  1956年毛泽东对中共广东省委领导人的谈话指岀:“你们广东省有个惠能⋯⋯你们应该好好看看《坛经》。一个不识字的农民能够提岀高深的理论,创造岀具有中国特色的佛教。”[1]60年前,毛泽东主席就已对中共高级领导干部有读读《六祖坛经》的要求,今天中国正在进行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是不是可以更进一步推而广之,这也可以当成是对全社会公民形象建构的要求呢?是缓释眼下转型中国大陆社会全民焦虑的一剂良药呢?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社会主义的新中国前后三十年互不否定,很多人因为新中国计划经济时代岀现了文革灾难而不理解,我倒觉得从现代公民建构层面而论,《六祖坛经》所说“各自观心,自见本性”“愚人智人,佛性本无差别,只缘迷悟不同,所以有智有愚。”“不悟,则佛是众生;一念悟时,众生是佛。”以此而观,新中国前后30年也的确不应该全盘否定,因为一个时代的烦乱也是众生的烦乱,一个时代无论怎么颠妄荒唐,也还是彼时代中众生集体掺和中的事,是中国人自己的事,需众生都有所自性反思,一如坛经所示:不要去想从前的事,过去的事不能再得到。要常想以后行为,如果以后修行念念圆满,自然就会见到自己的本性——造就各人成为现代真正的公民,那样的话,就不至于再度迷失己身。佛性本无常,常即佛言真无常义,“修行的人,对于所有的善念与恶念,应当一律清除无余。”[1](P169)由此可见,新中国前后三十年互不否定,从佛学视角“另眼相看”,自有深义,公民反思是必需的,但与此同时,各人自性功德化身佛,自己觉悟,自己修行,将“累积多劫的迷妄之罪”灭失,以无相为本体,而不致于纠结过往沉迷于执念,毕竟,“你若在一切法上,念念不执著,这就是没有束缚了。”[1](P81)

而如何从“佛是众生”导向“众生是佛”的美好世界?人们以往多习惯于向西方外求,六祖却对此有所反问,那西方又向何处求呢?此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以世界文明现状而言,西方有西方内缠的麻烦,中国有中国内生的问题,解救之道惟有每位现代公民(甚至是跨文化、民族、国界,不分性别、肤色、阶级等的世界公民)自性,善根种福田,因为光明与黑暗本性是没有区别的。在无二之性的“实性”中,善恶都不沾染,“自性中如生起一思恶念,就会毁掉一万劫所修的善行;自性中如生起一思善念,就可以去除多如恒沙的恶业。”[1](P103)这正好似现代世界公民们需各自努力,好好地随缘做人行事,这样的话,社会众生,自会获证妙果。“倘若能够在一切相上远离一切相,在空见上远离空见。这就是内外都不迷执。”[1](P136)如此一来,建设美丽中国社会,建设人类地球大家园,何须愁烦?

  试想一下,无论是革命战争年代求翻身解放的劳苦大众,还是和平时期的社会主义建设者(显然包含新中国的前后三十年),中国大陆民众追求“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公民指向和价值目标已相对恒定,这就好像《六祖坛经》所示的“无念”。“所谓无,就是无差别相无诸尘劳的心。所谓念,念的就是真正的如来自性。真如就是念的本体,念就是真如的作用。”“能够善于分别种种法相而又不执著,故能坚持于第一义而不动。”[1](P82)如果说新中国前30年国人执于乌托邦虚妄相,反而酿成文革灾难;那么后30年则执于过度丰茂的物资相,反而诱发私欲膨胀。所以,如今只有回到真如第一义本位而不动,方得正本清源。“无念”第一义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第一义,基于不同的理由而产生了文化的“相似性”和“一致性”,从这个角度来看,颇契合罗尔斯讨论过的“重叠共识”[2](P146),承认这种普遍共识,客观上有利于人类世界所有成员和解,“信而得救”,无可置疑,也更能促进中国社会的稳定与正义。

  二、六祖禅师故事对建构当代中国公民形象的启示

何为公民,就是由主体意识、权利意识、参与意识三合一的一个个具体的人组成的。公民与国人习惯理解的圣人、伟人、英雄、志士、臣民等传统提法已有所不同,与“人民”这个政治化的集合概念也不同,公民其实就是个体的你我他/她,是我们每个普通人,天赋人权的每个人,各人要真正修炼成为现代世界政治文明意义上的公民形象,则需要经过系统的教育和训练才能达成。由此来看,眼下全球化视域里的中国社会,经过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的多方试验之后,适逢开放共享、均衡发展的大系统调试期,正是官民矛盾激化、各方利争剧烈的演化期,如是,《六祖坛经》昭示的个体修行觉悟人生的意义非同一般。六祖禅师初不识字却“创造出中国特色的佛教”的故事,对于在全球化地球村里的我们每个人都把自己训练成能够对自己和世界全方位地负责的公民,意义非同小可。

关注近些年来现实中国社会的人都知道,转型期中国当下社会非常复杂,各种矛盾冲突不断加剧。如小贩夏某某死刑执行了,用射钉枪钉死村主任的贾某某也死刑执行了,而就在贾某某被法办的第二天(11月16号),延津一村民又将村主任一家五口砍得伤的伤,死的死。法治中国的权威性在现实利害面前,显然还未确立。基层中国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冲突,特别是公民维权与机构组织之间的利益冲突,近些年来随着城乡经济建设版图的扩张,似乎有层出不穷的架势。偌大中国,颇像个多态利益驱动永动机,形形色色的利害交织、复杂牵绊,冲突乱象多如牛毛。建了拆拆了建,偌大中国又俨然像一个巨无霸建筑工地。

我拍过几张宣传中国特色社会义核心价值观24字中“民主”“自由”“友善”的图片,放在微信里,那是9月份我在湘江一个沿江风光带工地的宣传壁报栏随手拍的(图片略)。而我们知道,24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民主”是从国家层面上的要求,“自由”是从社会层面上的要求,“友善”是从个人层面上提岀来的。身边许多人抱怨24个字太多,不好记,其实,如果结合《六祖坛经》来体悟,兴许光是这“民主、自由、友善”6字,也把当代中国公民形象竖立起来了,人们何须刻意牢记呢?“得者天授”“无修而修,无得而得”,方是真筌。

请看某工地宣传栏画,图文并茂:

“民主是一种国家形式,一种国家形态。社会主义民主的本质就是人民当家作主,能充分反映和代表人民的愿望和意志,能保障人民的根本利益和自由、平等的实现,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是共产党人始终不渝的奋斗目标和崇高价值追求。”

“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是指人类特性、社会特性和个性在个人那里的充分发展,是马克思主义的最高命题,是社会主义的终极价值和根本导向。”

“友善”自不必多说,恰如一首曾经很流行的《爱的奉献》之歌词所言:“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无论如何,以上这些都是人类世界文明发展到今天的美好语言,但从立言到实践,中间何止千万里?!如前述当下中国大陆社会因为利益交易的喧嚣和频繁,竟不乏刀光血影的丛林乱象。但显然错不在这些核心价值观宣传栏经典语言的描绘本身。

六祖禅师曰:“经有何过?岂障汝念?只为迷悟在人,损益由己。口诵心行,即是转经;口诵心不行,即是被转经。”[1](P109)人类世界现代文明核心价值观的意思如前提及的宣传栏画言,已很明确,只是各人口是心非,“殊不知坐却白牛车,更于门外觅三车。况经文明向汝道:唯一佛乘,无有余乘。若二若三乃至无数方便,种种因缘,譬喻言词,是法皆为一佛乘故。”[1](P110)万法归一,社会真正需要的是,能够配念普世文明核心价值“经文”的公民。

如此,足见《六祖坛经》“离文字修,直指心性” ,已成为中国佛教思想史上一部十分重要的经典。它记述了禅宗六祖惠能的生平事迹和语录,以说法和问答形式阐明了佛性和成佛等禅宗的根本理论和实践问题。而作为一个父亲早逝,初不识字的蛮子,慧能听一位客人诵《金刚经》后随即豁然开朗,循经见性,从干杂活始,了悟成佛。其立见自性的过程,类似于走完了一个公民自我修练的程序,即自觉平等主体、珍视有无权利、勿忘自性参与的过程。慧能闻经求道,先安顿老母。至五祖大师身边,不念自身蛮子身份一心一意,自性习于平等,甘于从最底层粗活干起。能屈能伸,当其他弟子自动放弃作偈颂权利时,当神秀思前想后心中恍惚猜度圣意时,慧能自性了悟,万境平等如一,所以他对张别驾说,下下等的人也会有上上等的智慧,上上等的人也会有没有心智的时候。他对自己和世界负责,参与写诗比赛,被五祖选中为承衣钵之人,明了“一切万法不离自性”的真理。在他之后,令佛门起争夺祸端的衣钵传,就此打止,六祖禅师自度度人,功在千秋。

当下中国社会很多人求神拜佛,功利性和目的性太强,无法从自身内外求得真谛,不明白要通过修身、修行、修养,除分别心、利害念等等而确立现代公民主体,让自己成为自己和世界的吉善之人;更不明白社会需要世界公民拥有权利意识和参与精神、自助而天助之的道理。《六祖坛经》的人佛观,面对现实,不离日常,“来去自由,心体无滞”,其实早已给今人大慧示:每位公民通过德性训练,自觉如修行,自身拥有友善的主体觉悟,而为善、行善则能把这种强大的觉醒之力传递出来,通过帮助别人、助力正义的事业,广布、增益和固守社会的底线善根,不仅得以获得美好社会现世的福报,同时,又参透菩提明镜非“树”非“台”,超脱利害得失和芜杂万象,还清净静,不惹尘埃,见性成佛,适将社会导向“众生是佛”的美好世界。

参考文献:

[1]周绍良.序一[M]//黃柏权.六祖坛经注译.广州:广东高等教育岀版社,1996

[2]马一冰,李晓进.融合与创新:韦卓民论东西方文化交流[J].世界哲学,2016(6) .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